米乐M6 · 2022年7月1日 0

二十五年的“十个一”–省人大25年重大新闻事件回顾

编者的线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一瞬间。但是,当我们回望省人大常委会及各级地方人大常委会设立的25周年,却能清晰地辨认出我省民主法治建设前进的脚步,感受到人大代表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履职行权、使人民当家作主得到实实在在体现的种种努力。在纪念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成立50周年和地方人大常委会设立25周年之际,本报特推出专版,与读者重温我省民主法治建设进程中的点点滴滴。

回放1979年12月25日,省五届人大第二次会议召开。会议根据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关于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和地方组织法的规定,选举产生四川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我省第一个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关宣告成立。常委会由77人组成,其中主任1名,副主任10名。

随即,市、县(区)人民代表大会陆续召开,各级人大常委会如雨后春笋在巴蜀大地破土而出,这标志着人大制度、人大工作在我省全面恢复和发展。

点评常委会的设立,改变了此前人代会闭会期间人民代表行使权力乏力的状况,是进一步走向法治的标志性事件。

回放1980年8月,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四川省县、社两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这是由我省人大常委会自行制定的首部地方性法规。随后,《四川省计划生育条例》、《四川省环境保护条例》、《四川省个体工商户条例》、《阆中古城保护条例》等500余部地方法规相继出台,为保障和促进我省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提高劳动者素质,维护社会稳定和公民的合法权益,推动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的规范化、法制化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点评小至完成一项工作,大至推进一项事业,规则的确立只是第一步。规则的精神、原则、目标和方向要落到实处,还需要可操作的程序、可实施的细则。这就是500余部地方法规的意义,也是“500余部”绝不是终点的原因。

回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全省各地乱占滥用土地现象严重。为遏制土地面积锐减势头,从1985年7月至1986年底的一年多时间里,省人大常委会先后4次听取省政府关于乱占滥用土地情况的汇报,并对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等土地管理法规的实施情况进行调查与检查。对土地管理法规的执法检查,是省人大常委会设立之后在全省范围内组织的第一次执法检查。

1990年至1997年,常委会又先后4次开展土地管理法执法大检查,效果明显,其中土地违法案件从1990年的69010件下降到1993年的3538件;各市州查处大要案150余起,维护了土地管理法律的权威。

点评受益的不仅是曾经“受伤”的土地———由此发端的各级各类人大执法检查,维护的是法律的尊严和权威,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回放1987年,绵阳市涪城区人大常委会组织30多名人大代表对本级“一府两院”工作进行评议,在社会上引起良好反响。此举开我省各级人大常委会评议工作之先河。1990年1月,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四川省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权的规定》,第一次在地方性法规中将评议“一府两院”的工作作为县级人大常委会的一种监督方式确定下来。1995年10月,省人大常委会对省工商管理局的工作组织了评议,这是省人大常委会首次组织评议。

点评曾提出一个著名的命题:跳出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历史周期率的唯一途径,是民主,是人民来监督政府。始之于涪城,继之于全川的人大代表民主评议,是对这一命题的生动实践。

回放1988年8月,四川省中日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向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认为公司总经理郑六一任职期间有非法转走公司22万美元等严重经济犯罪问题。在案件正在查处的关键时刻,市检察院内部对此案产生严重分歧。郑六一与同伙串通,销毁罪证,订立攻守同盟。对此,群众极为不满。1989年9月的省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上,12名常委会委员联名就此问题对省检察院提出质询案,这也是在省人大常委会会议期间提出的首份质询案。会后,省检察院决定将此案的侦办调整为以省检察院为主。经审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以贪污罪判处郑六一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郑被收监后,以玩弄假体检的手段获得保外就医,省人大得知后,又通过监督将郑送进监狱,使犯罪者不得逍遥法外。

点评四川人大制度史上人大行使监督权的著名案例。同样著名的还有德阳违控购买汽车质询案、社保大厦质询案等等。

回放1998年8月25日,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本报发布公告,并全文刊登《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修订草案)》,征集人民群众对法规草案的意见。此后,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各种新闻媒体上先后公布《四川省城市拆迁管理条例(草案)》、《四川省世界遗产保护条例(草案)》、《四川信访条例(草案)》等法规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每次活动,都得到广大群众的积极响应。这一举措也打开了我省“开门立法”的大门。

点评“开门立法”的意义,不仅在于集思广益,更在于为落实人民群众在立法过程中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打开空间。

回放2000年10月,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开展对省政府组成人员的述职评议,省科技厅主要负责人成为首个被评议对象。随后,常委会相继对省发展计划委员会、省经济贸易委员会等10个省政府组成部门主要负责人逐个进行述职评议。在成都、广元、巴中、达州、遂宁等市人大常委会,述职评议工作发展到评议本级市政府市长、副市长。

点评与前述民主评议不同,此种评议,对象不是部门和地方,而是居于部门和地方领导位置的人。因为,说到底,部门和地方是否在“状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人在不在“状态”。

回放2001年10月18日,范荣晖等50多位普通公民走进我省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所在地锦江大礼堂,参加正在此间举行的我省首次立法听证会——《四川省世界遗产保护条例》听证会。会上,大家踊跃发言,所提意见、反映的问题,均被作为常委会组成人员审议该条例草案时的重要参考材料。于2004年4月出台的《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进一步提高地方立法质量有关事项的决定》规定,凡是法规新设立行政许可、行政收费、行政强制措施和涉及管理部门之间、执法部门与管理相对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均应组织立法听证会。

点评人民的意志更充分地表达、人民的智慧更顺畅地迸发、人民的利益更尽心地维护———立法听证开启的就是这样一道门。

回放2002年11月25日,省人大常委会对外发布公告,首次向社会公开征集地方立法选题。公告一经发布,人们通过电话、互联网、邮政等各种渠道,踊跃提交自己的立法建议。截至12月,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共收到公民和单位提交的立法建议411条,内容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其中,具有参考价值的建议185件,占总数的45%;9条建议被省人大常委会列入2003年的立法计划。2003年11月24日,第一部根据公民立法建议起草的《四川省触电事故处理条例(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

点评人们称计谋多的人为“智囊”,若干个“智囊”组成的团体被称为“智囊库”。最大也最权威的“智囊库”在哪里?在人民之中。

回放2003年9月,大英县人大代表杨金华等9人提出辞去人大代表一职,首开我省人大代表请辞先河。同年11月20日,大英县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接受其辞职申请。次年2月4日,县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县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补选张华林等13名县二届人大代表资格的审查报告。至此,备受关注的我省首起人大代表辞职事件落下帷幕。此后,成都等地也相继发生人大代表请辞的情况。

1953年3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中央选举委员会同时发布《关于基层选举工作的指示》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准备普选进行全国人口调查登记指示。

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四川省于1953年4月20日成立选举委员会,随后发出《关于基层选举准备工作》的文件。4月26日至5月3日,召开全省基层选举工作会议,并分别在温江和盛乡、内江工农乡、江津双龙乡、遂宁玉峰乡等地进行了50多天的试选。与此同时,各县典型试选在5月上旬开始。

第一次普选,全省调查登记的总人口为61,120,962人,其中有选民36,855,940人,参加投票的选民占登记选民总数的91.08%。全省共选出50余万基层人民代表,693名省人民代表。这次普选,标志着四川民主政治建设进入新阶段。

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新的选举法,把直接选举人民代表的范围扩大到县一级。

为了搞好1981年的选举,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全面开展县级直接选举工作的决议》和《四川省县、社两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以具体指导全省选举工作。

这次直接选举,全省参加投票的人数占选民总数的97.2%,选出县、乡两级人民代表655,898人,然后选出县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3244人。

制定地方性法规共37个。其中,政治法律类6个,如四川省县、社两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财政经济类11个,如四川省厂矿企业劳动安全条例(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教科文卫类5个,如四川省文物保护管理办法(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通过);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类1个,即,四川省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地方人大制度建设类2个,如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加强同省人大代表联系办法(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等。

批准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共12个。其中,民族自治类,如阿坝藏族自治州自治条例;法律经济类,如成都市城镇基本建设拆迁管理条例(成都市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省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批准)。

制定和批准地方性法规190件,占1979年以来全省立法总数的56.88%。法规内容涉及经济、政治、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行政、民族、宗教、环保、防震减灾及人大自身建设等多方面。其中:

制定法规56件,内容涉及经济、政治、科技、文化、卫生、民族、宗教、环境资源保护、涉侨以及人大自身建设等各个方面。

修改法规38件,废止法规15件,对1980年以来颁布的196件地方性法规进行全面清理,修改完善计划生育条例、省人大常委会议事规则等38件法规,废止省邮电通信管理条例等15件法规。

加强立法制度建设,提高立法质量。2001年4月,省九届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省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程序规定,确定了地方立法“三审制”。本报记者陈科整理

省五届人大常委会成立后,根据《选举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大力抓县级直接选举工作,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选举工作,作出了有关决定。此外,五届人大常委会还先后作出关于国民经济调整、改革、整顿和提高的有关决议,关于加强经济司法工作的决定,整顿社会治安工作的决议和对我省实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问题的决定等等。

符合四川实际的决定、决议53项。在普及法律知识、维护社会治安、打击各项犯罪、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发展农牧业生产、加强环境保护、加强物价监督检查等方面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应的决议、决定35项,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城乡建设、环境保护以及控制人口、廉政建设等各个方面。

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作出决议、决定13项。如,就土地资源和土地资产的管理、加强环境保护和消防工作等作出决议、决定。

护、综合治理岷江流域水质污染、认真实施公路法、选举工作等作出86项决议、决定。如1999年作出关于进一步加强“三五”普法工作的决议;2001年作出关于进一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的决议;2002年作出关于进一步促进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决定和设立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的决定和加强省级预算审查监督的决定。本报记者陈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