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乐m6平台登录 · 2022年7月29日 0

本菲卡的百年诅咒

如果说古特曼的诅咒真的有百年之约,那么对于里斯本人来说,这段从1963年开始的漫长煎熬才刚刚走到半路。

1962年,此时的本菲卡也许是整个欧洲最优秀的球队。这支由犹太裔的匈牙利传奇教练古特曼领衔的“雄鹰”,同样是在阿姆斯特丹,击败皇马赢得了欧冠赛事的两连冠。然而在夺冠后,古特曼向俱乐部管理层提出加薪的要求遭到了拒绝,他一怒之下愤而辞职,并且发下赌咒:“从现在开始的一百年之内,本菲卡不会再赢得任何欧洲赛事锦标。”最初,人们只是当这个匈牙利人说了一句气话,但从那时开始,这支曾经的王者之师在欧洲赛场的离奇噩运便开始了。

昨夜,古特曼的诅咒在阿姆斯特丹之夜再一次以最为残酷的方式得到了应验。全场比赛中,表现明显比切尔西更好的本菲卡,被切尔西的最后一次角球完成伤停补时读秒阶段的绝杀,从而自1963年以来第七次在欧洲赛事的决赛中铩羽而归。甚至整个比赛进程的本身,都被一种不人道的宿命感所笼罩——连番错失绝佳得分机会;巴拉圭球星卡多索罚入点球时的发力导致抽筋;随后主力中卫加雷则在禁区内与托雷斯的一次拼抢中重伤离场……

时光回拨到1963年的温布利球场,阿尔塔菲尼下半场梅开二度,本菲卡遭遇米兰的逆转而未能完成欧冠三连冠。仅仅两年之后,本菲卡就卷土重来(这次甚至是古特曼本人回归执掌帅印),在梅阿查球场的决赛中面对东道主国际米兰,然而门将佩雷拉的受伤导致中卫热尔马诺必须履行门将职责(当时的比赛尚不允许进行换人),最终球队0比1告负。1968年,还是温布利,“雄鹰”比赛中三度击中门框,通过加时赛负于曼联,再度无缘欧冠锦标。

时隔多年,本菲卡在1983年杀入当时的联盟杯决赛,依旧无功而返——两回合总比分1比2负于安德莱赫特。1988年,在死敌波尔图问鼎欧冠次年,本菲卡历史上第六次进入欧冠决赛,却在斯图加特折戟点球大战,球队也第四次屈居欧冠亚军;两年后,球队与萨基的米兰王朝会师决赛,比赛地点正是在安葬古特曼的维也纳,“黑豹”尤西比奥甚至在赛前特地赶到恩师的墓前献花,并祈祷诅咒的破灭,然而依旧无济于事。

宿命是一种人们不愿相信,有时却不得不信的存在。本菲卡,这支曾经辉煌过,如今却常常被人弃置在遗忘角落的队伍,他们的技术足球风格却在金元与功利的冲击下从未改变。就像旅者步入里斯本的阿尔法玛老城区,在小巷两侧满目的断壁残垣之间,去追忆着这座大航海时代伟大都会那万商云集的历史过往。

不论如何,本菲卡的风格正如在阿姆斯特丹之夜所显示那般惹人怜爱,他们对于足球的诠释方式,也与新兴的北方工业城市波尔图完全不是同路人。也许会有很多人,在电视机前看到本菲卡演绎足球方式之际,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自己年少时那支被冠以“黄金一代”之名的葡萄牙队——流畅的连续传递,快速而精确的整体推进,以及直到腹地区域都不忘展示自己深入到骨髓中的华丽情怀,而这种极具感官享受的踢球方式,恰恰是许多中国球迷爱上葡萄牙曾经“美丽足球”的原动力。

然而在足球世界里,定义成败的最终方式,依旧会不可避免地落在比分牌上。就像这支伟大而不幸的队伍,也许依旧会像里斯本老城区的歌手那样,轻轻地吟唱着婉约的哀伤曲调,透露着细腻、深沉的情怀,让游历过这座古老城市的人们意犹未尽。然而恰恰是那份过于细腻的深情,就是本菲卡的足球,和他们的历史。